白了斯文

leave me alone .

虫洞

我以为 你和我同在,实则不然。你没有回应,被误以为的默许,是我低级的错误。顽强的抵御,却无法阻止自毁的腐败。信仰生了虫,蚕食伤口,寄生卵扩散,然后,繁衍。
你以为 世界上的死亡 只有钝击。却不知 糜烂的衰竭,殆尽,已不现模样。
就像即将的我们。

醒着的人,独自享受着每一根肉丝剥落抽离的疼痛。
祝我愉快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