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了斯文

leave me alone .

离荒

前所未有的痛,
灼伤,到焚灭。
梦,无懈可击的塑造,
不可拆毁,
唯剩远离,
这却是治标不治本的逃避。
不断地剖析,
却让我对自己无话可说。
爱,封存,
氢气球,
升向了哪里…
痛,如何领悟?

邪灵

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让我愤怒而堵心。
压制怨恨。压制。
碾碎。

嵌入。

虫洞

我以为 你和我同在,实则不然。你没有回应,被误以为的默许,是我低级的错误。顽强的抵御,却无法阻止自毁的腐败。信仰生了虫,蚕食伤口,寄生卵扩散,然后,繁衍。
你以为 世界上的死亡 只有钝击。却不知 糜烂的衰竭,殆尽,已不现模样。
就像即将的我们。

醒着的人,独自享受着每一根肉丝剥落抽离的疼痛。
祝我愉快。

坏胚子

没有画面,没有声音的你。
没有温度,没有色彩的世界。
黑色的字体重复叠落成硬物,
勾坏了丝柔的心。
肠子也撒了一地。

黏稠的褐色落地成浆,
让人生厌的自杀者牺牲的不过是一架躯体。
蠕动,结了痂的魂魄,
谄笑的卑微、低俗。
贱胚子,轮回,不灭。
无处哀悼。

是距离拉开了我们,还是我们拉开了距离。

goal ! goal ! goal !!